首页 > 穿越重生 正文
老黄历+番外_小栗子安

时间:2021-02-28 10:37:47

《老huáng历》作者:小栗子安

简介

骚又骚得很判官攻x皮又皮得很沙雕受

第一人称

HE - 谐趣 - 大长篇

你我的姻缘老huáng历说了不算,我说了才算

第1章 冥婚

我简直不敢相信,二十一世纪了,还有这样的恶习存在着。

他们把我五花大绑的送进了一顶奇怪的轿子,四个人抬着我走在乡间小路上,我的眼睛被蒙了黑布,口中也被塞了一块毛巾,说是毛巾,我更倾向于这是一块擦桌子的抹布,因为上面还有一股糖醋排骨味,整得我有点饿了。

其实我想说,要是为了绑我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,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当代男大学生,手无缚jī之力的,你们就绑我就走我也挣脱不开啊,何必再塞这一块布给我呢,让我怪饿的。

这架子在山村小路中摇摇晃晃走了能有半个小时终于停了下来,领路人唱起一首我听不清歌词的诡异调门的歌,听得我头皮发麻,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。

而后他们将我从轿子中拽下来,连拖带拉的把我掼在一块石头前面,chuī起悠扬的唢呐抬着空无一人的轿子走掉了。

现在虽是八月下旬,还谈不上冷,但在这荒草遍布的东北农村,我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凉意,我躺在泥土之上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关键我也叫不出来啊你说说,这气氛多尴尬啊。

过了一会儿,一丝带着腥臭味道的口水滴到了我的脸上,随后一个柔软的东西并不温柔的舔上了我的脸颊。

妈的,是吃着没人安葬的尸体长大的野狗!我心下一惊,身体已经条件反she一般往后串了串,正抵在一块冰凉的石碑之上。

那狗见我还活着,更兴奋了,不安的用爪子刨着地,大声的叫起来,不一会儿我就听见动物奔跑的声音,我琢磨着你还挺团结,不吃独食还喊你的兄弟来。

这帮人太不地道。我叹了口气,说好的绑我来结冥婚,怎么到了地方也不把我埋上就走了?不会是让我跟狗结婚吧,这也太狗了。

它们不断地向我靠近,不停地嗅着我,似乎在看我新不新鲜,我费劲巴力的转过去用我的额头抵着墓碑,把脆弱的后颈露出来,这似乎不是明智之举,但我不愿意让他们先啃食我的脸。

万一呢,万一它们吃一半儿有人发现我没了来找我呢。

尽管我不抱什么希望,但人尚且活着,就要有点念想。

再说我长得还挺好看呢。

那恶犬的爪子已经按在了我的肩头,像熟络多年的老友,我甚至听见它张开嘴顺势咬下来时候风灌进它口中的声音。

“呜嗷。”一声慵懒的猫叫由远及近,速度不急不慢,好像在试探有没有人能回应它给它挠挠下巴。

算了吧,我在心里叹气,你妈的,你一个小猫咪怎么跟这一群恶犬斗啊,你不会是来让它们加餐的吧?

但我很快发现我错了,我听见那几只狗发出类似臣服的呜咽声,后退了几步,转身跑了。

一只qiáng而有力的爪子按上了我的肩头。

我吃了一惊,这尺寸可不像是个猫啊,而是像个猫科动物。

“喵。”这句喵听起来多少有些刻意,我躺在那里,不知道来的是个什么东西,是来救我还是来跟恶犬抢食,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死在猫手里和狗手里哪个能让我更快乐。

“这八字也来给人配yīn婚?”一个慵懒的男声在我耳边说道,“这是没有绝户硬要绝户啊,这是多想不开啊?”

我缓缓冒出一个问号,人,有人!

于是我剧烈的挣扎起来以显示自己还活着。

“啧啧。”那人蹲下来,离我极近,呼吸都打在我的脸上,甚至伸手拍了拍我的脸,那触感不像是人手,倒像是一只巨大的猫爪,软乎乎的按在脸上,还有些舒服。“我看看,这脸倒是还行,行吧,你归我了。”

行行行,归你也行,能先把我松开不,这抹布在我嘴里再放一会儿糖醋排骨味都嘬没了。

他一扬手撕开了我眼睛上的布。

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毛烘烘的,过分大的猫脸,绿眸竖瞳,一只爪子还踩在我身上,另一只刚帮我撕开了蒙眼布,可能嫌我埋汰,正在安静的舔着自己的爪子。

我下意识的转了转头,想谢谢它的主人。

“做什么?”猫张了嘴,说了话,还上刚才那个声音,两只爪子把着我的脸让我正视它,“找我?”

我咽了口口水,它又一巴掌打掉了我嘴里的抹布,整只猫趴到我的身上来,足足有半个我那么大,想我一个快一米八实则一米七五的顶天立地的汉子,就怎么被一只猫压着动弹不得,说实话实在是有点有rǔ尊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