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穿越重生 正文
余生尽欢_讨酒的叫花子

时间:2021-02-18 14:48:33

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。

《余生尽欢》作者:讨酒的叫花子

文案

沽酒对酌,余生尽欢。

那是我一生都放不下的嗔痴妄念,将我困于这一隅。

这是小反派被赶出宗门后的故事。

叶尽欢处心积虑想要得到那人,最后落得修为被废、逐出宗门的下场。万念俱灰之下回了桃花坳,打算隐此一生,不料几年之后噬魂咒发作,又踏上了解咒之路。再与那人相遇,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放手。

我心仪你,甚好,你也是。

①本文1V1,主受。

②开始有点nüè,但有nüè后面的糖才甜。

③配角有一对是美攻。

④欢迎你常来坐坐,若是看不上这本,可以点我专栏看看新文:[种田]听闻先生缺内人,种田轻松向。若是都看不上,没关系,本人定居晋江,不坑,随时恭候你来,相信咱总有对眼的那天。

内容标签: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

主角:沐余生,叶尽欢 ┃ 配角:木槿,云贺堇,宁西凉,萧落 ┃ 其它:耽美仙侠

第1章 楔子

一树花,一树痴。一江水,一江愁。

道不尽的是世事多变、物是人非,说得全的是昔日往时、前尘旧事。

十三街的梅花年年肆意怒放,艳压四季群芳,风华绝冠。九曲江的水仍旧流着,日以继夜,不曾停歇。

十载如白驹过隙,转瞬即逝,可南镇旧颜不改,故街故楼,似是作了一场隔世经年的梦,亦真亦假。

寒冬腊月,雨雪纷飞,烈风刺骨,适宜温酒小饮,故而南镇街尾酒肆生意格外兴隆。

雪花飘扬,随着凛冽的风在屋顶打转儿,东西不定,又施施然来到街尾,落到那人发梢。不一会儿,便是白霜满头。

那人踩着雪,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酒肆,唤来一壶清酒,坐待温好。

浊酒论英雄,清酒忆平生。

几杯下肚,竟烧得他五脏六腑起了火,似是要烧尽那满心沧桑、那嗔痴妄念。

十年纷扰浮沉路,道不尽、离合苦。肆意青衣沽酒煮,自此音茫,锦书托雁,尺素流水付。

燕回成偶过碧树,晓镜添白怕迟暮。纵是绝尘信杳无,九曲河畔,故里桃坳,一梦浮生处。

叶尽欢,你到底,何时才肯归来?

第2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

邺城南镇

“三月酒开无银两,偏要上街寻酒坊。酒过三巡味绕房,斜日隐山燕归梁。咦~哪家女儿抛枝香,惹得醉生把人想。哟~把人想!”

正值阳chūn三月,桃花坳里的桃花早已吐红,昨日后夜里下了点小雨,颗颗琉璃似的水珠儿挂在上头,映着山头的旭日曦光,倒是耀眼得很。

叶老头儿一大早就忙活了起来,哼着几句口溜儿,摇头晃脑的,好生自在。

桃花坳三面环山一面临水,是个远离尘嚣、山青水秀的好地儿。

每每下了雨,水便从四面八方汇成一股,从山涧里倾斜而下,哗啦啦地流过桃花坳进了九曲江。所谓九曲江,九曲十八弯,因此而得名。

今个儿是三月十五,每年桃花节的开端。这一年一度的桃花节,便是南镇最热闹的时候,为的就是趁着桃花正盛的日子,或随亲人,或随朋友,或随意中人,相约赏花去。故而这历时七日的桃花节,又是为年轻一辈搭桥牵线的。若是看中了哪家的姑娘或小伙,可去赠一盏花灯。对方若是接了你的花灯,再往那九曲江里一放,便是应了你的邀。

“尽欢!尽欢!”叶老头儿朝屋里喊道。

应声出来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,就是叶尽欢了。青衣加身,及腰长发用根细绳随意绑着,身材颀长,面如冠玉,大眼浓眉,眼珠儿黑如墨玉,郎朗如日月之入怀,颓唐如玉山之将崩。好看倒是好看,可总让人觉得有点不顺眼。

“爷爷?”叶尽欢回道,茫然不知何事。

“看你!还不快去梳洗梳洗。衣冠不整的,像什么样!”叶老头儿看他如此随意,赶忙把他往屋里推。“换件体面的衣服,把头发束好,别没个正经样,不然哪家姑娘看得上你?”

叶尽欢一时好笑,这才辰时,太阳都还没有过山,地上刚有了几分热度,这么急作甚?

“这才什么时候?离晚上还早得很。”

叶老头儿猛地戳他脑袋一下,笑骂道:“你个没心眼儿的!人家阿四天还没亮就去了,坳里也就你没去了,早点去转转也好。”

叶尽欢无奈,只得依了他。

叶尽欢是叶老头儿捡来的。二十四年前叶老头儿上山打柴,走到半山腰忽然听到了婴孩的哭啼声,悉悉索索找了半天,才在一处杂草茂盛的地方找到了叶尽欢。当时他正趴在一块青布上,就穿了一件大红肚兜,看到叶老头儿竟不哭了,一双黑眼珠儿滴溜儿转,咧开嘴笑,口水直流,屁股还撅得老高。这可把叶老头儿逗乐了,这是个识货的!当下就把叶尽欢抱了起来,一养就是二十四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