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失忆后我多了个未婚妻_兮木萧萧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08

《失忆后我多了个未婚妻》作者:兮木萧萧

文案:

纪方淮一觉醒来失忆了,

像木乃伊一样躺在病chuáng上,

有一个漂亮的姐姐对她无微不至。

纪方淮:你是谁?

姜直:我是你未婚妻。

纪方淮:我再失忆一次,还来得及吗?

她恐婚啊!她是不婚主义!!!

后来——

纪方淮:真香!!!

纪方淮事后解释: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只是后来我发现拒绝也是一种罪,就勉qiáng接受了,毕竟温柔漂亮的姐姐谁不爱呢?

姜直宠溺地配合:对,非常勉qiáng,如果那天能收敛一些,我会认为这是真的。

cp:口是心非傲娇受x偏执温柔宠溺攻

同性可婚背景,杠jīng勿来

内容标签: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姜直,纪方淮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一句话简介: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

立意:做人要学会自qiáng自立,方能自qiáng不息。

第1章 未婚妻

纪方淮失忆了。

身上的濡湿感让她从沉睡中醒来,然而脑海里空濛濛的一片,身体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沉重,眼前帮自己擦洗身体的女人陌生无比。

“我是谁?你又是谁?”

纪方淮听到自己用gān哑的声音说出这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。

女人正因为她的醒来而高兴,转而又因为她这一问,拿着毛巾的动作突兀地顿住,眼底闪过讶异与担忧。

纪方淮见女人沉默许久,正要开口再问,就听她掷地有声地说:“你叫纪方淮,我是你的未婚妻,姜直。”

竟然是未婚妻吗?

她是弯的。

纪方淮以为这位看起来冷冰冰、对自己照顾有佳的女人会是自己的姐姐或者闺蜜,但可从没想过是未婚妻。

纪方淮动了动嘴唇,却找不到话说,沉默地看着正在拧毛巾的未婚妻。

想到自己刚刚被赤.身luǒ.体地擦身,面上就燥得慌。

女人身量纤细苗条,是天生的衣服架子,白色衬衫下锁骨莹润,利落的九分裤显得腿部修长,一头黑长卷发尽是风情,却有着近乎冷冽的五官。

一副金丝眼镜架在她jīng致的面庞上,宛如电影明星般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。

纪方淮努力在脑海里搜寻与之匹配的人,却因为失忆,实在是找不到这么号人物,心里十分抱歉。

“对不起,姜小姐,我忘了你。”

姜直给纪方淮盖上被子的动作顿了顿,似乎是对这个称呼不满意,继而柔声说:“你现在刚刚醒来不宜多说话。”

“嗯,我想睡觉。”纪方淮软软地说完,脑子越来越昏沉,只听耳边掠过一句好的就睡了过去。

姜直收拾好擦身物品,守在chuáng边看着chuáng上清瘦的面容,抬手好几次想摸上去,最后都依依不舍地挪下来。

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。

“姜小姐,这是纪小姐的身体检查报告,再根据你的描述,初步可断定为脑神经受到压迫导致的局部失忆,至于是否有其他的症状,还得等纪小姐再次清醒过来,才能做判断。”

“会恢复吗?”姜直异常冷静。

“暂时还不清楚,大脑是人体最复杂的组织器官,医学上对它的研究还处在初步阶段,我们不敢做任何保证。”

姜直拿着检查报告若有所思。

随着清醒的时间逐渐增加,又被医生轮番问东问西,纪方淮这才得知自己是头部受了重伤,前段时间做了开颅手术,刚刚从ICU转出来。

右手打着石膏,无法动弹,仿佛车祸现场的唯一幸存者。

至于为什么受伤,她失忆了,完全没有印象。

明明有知道真相的未婚妻在身边,纪方淮却不敢去问,那种忘记未婚妻的尴尬让她宁愿沉睡着,也不要去面对。

因为只要一对着姜直饱含关心的眼神,她就不知道该怎么与对方说话。

与其说是未婚妻,还不如说是陌生人。

“方淮。”

额头上搭上冰冰凉凉的手指,纪方淮继续装睡,渐渐感到额头有清浅的呼吸扫过,两片柔软的唇瓣贴了上来。

纪方淮屏住呼吸,等额间柔软的触感抽离而去,她又“睡”了半个小时,终于悠悠醒转。

“方淮,该吃药了。”姜直手里托着两片白色药片。

纪方淮脸色垮了下来,终究还是点点头接过药片,赴死一般,就着姜直递过来的水吞服而下。

苦味在口腔中快速蔓延,纪方淮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。

眼前出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,纹路清晰的掌心托着两枚环状糖果。

“薄荷糖。”姜直投喂宠物一般就等着她要,纪方淮讪讪地接过含在口中。

苦味散去,清慡的薄荷味席卷口腔,纪方淮不好意思再装睡,和陌生的未婚妻闲聊起来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2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