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重生之烈爱燃情_微醉客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14

《重生之烈爱燃情》作者微醉客【完结】

yīn白月、yīn霜、侯凤、岳红尘、岳瑾、裴震,窦芝兰,裴忻,北风、无情鬼医、

裴悸上一世,为了家族,名门正派,刺中了yīn长生,以为她不会有事,寻了三年,找到了一座坟,自刎于坟前。再一生,她自动放弃家业,饮毒为爱,主动投靠摘星宫,投怀送抱,却抵不过世俗。

yīn长生背负家族的诅咒,爱而不得,世俗压力之下,自废于落辉殿。若我不再有价值,也许就可以伴你左右,归隐山林。

重生之烈爱燃情

主角:裴悸、yīn长生、

第一章 以命酬卿

裴悸马不停蹄的跑了四天三夜,她心里又焦急、又期待。三年之约终于到了。

裴悸用了三年时间平息武林的争斗、把家族重担卸给妹妹……终于,她可以轻装投奔摘星宫了,去找那个她朝思暮想的人。三年,这人真狠心,居然只言片语都未曾寄来过。也怪自己,当年为了家族、为了武林居然刺了她一剑,但是,自己也写了好多的悔过书求她原谅,怎么就不松口?这回,死皮赖脸也要留在摘星宫。

我用后半生来赔罪还不行么?

满是乱石的半山腰上,一座肃穆的坟前,一抹孤独的红色显得异常刺眼。

“宫主喜欢红色,不,是因为那人喜欢红色,所以宫主才喜欢红色的,白月今日来祭拜宫主,特地穿了红色。三年之约到了,若那人未能守约,莫要怪属下也要慡约。属下定dàng平神剑山庄,送那裴悸去陪宫主。”红衣的女子将手中的酒洒在坟前。

裴悸跑死了两匹马,风chuī乱了头发、雨打湿了衣角。任谁都不会把这个凌乱的女子与雅正、端庄有林下之风的天绝剑划上等号。终于到了万仞山的脚下。万仞山因都是嶙峋的石头,少有植被而得名,摘星宫就建在万仞山之上。

裴悸也不等山门前的小童去禀报,脚下施展轻功便奔着孤鹜殿而去。

一切都那么熟悉,好似昨天才来过一般。亭子里的石台、石凳,树下的秋千架还有那黑漆漆的殿门。以后定要给它刷成红色,红色喜庆。裴悸这么想着,快步向前推开宫门,“长生,我来了!三年之约,我没有慡约。长生!”

无人回应。屋内的陈设还跟以前一样,长生去哪儿了?裴悸有些心焦,等了三年,定要好好赔罪。
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声音中透着寒意。

裴悸转过身,见宫门口一身红衣的yīn白月,顿时欣喜道,“白月,长生在哪儿?是不是去了落辉殿?快带我去见她,三年之约我来了。一切江湖恩怨、家族利益我都放下了,今生我要守着她。她是不是还生我气?我可得好好跟她赔……”

一记老拳砸过来,裴悸猝不及防被砸得眼冒金星,向后退了三步才勉qiáng站住。她不解,“白月,你做什么?”震惊之余她才发现yīn白月的红衣腰间系着白色的孝带。裴悸心里咯噔一下,yīn白月是孤儿,唯一能让她戴孝的除了她……裴悸不敢想,她害怕了。

看到裴悸惊愕的目光,yīn白月冷道,“你猜对了。宫主已经不在这世上了。”

两行泪落下。

“怎么会?怎么会……”裴悸双腿一软,忙扶着柱子勉qiáng站住,“你骗我,yīn白月你敢咒她,我杀了你!”一柄银剑如出水蛟龙刺向yīn白月。心乱了,脚下的步子,手中的招数皆是破绽。

yīn白月一脚踢在裴悸的胸口,“你还有脸在这大殿中杀我?你杀了宫主!你自戕谢罪吧!去陪宫主!”

“怎么可能?当时,我只是演戏刺了一剑。我,我明明没有用力道。而且我的悔罪书随后就送到了。每半月一封她没收到么?她明明跟我相约三年,为何不守约?”裴悸嘶吼着。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宫主没有收到任何的悔过书,倒是收到一封决绝书。”yīn白月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,扔在裴悸的面前,“于此决绝,各安一隅,永不相见。好一个武林盟主裴震,这手笔真龌龊。收到这信后,加上族中长老不断催bī婚事,宫主吐血多日,百药不医。临终前,竟立下遗言:不得与神剑山庄为敌,封锁她过世的消息,莫要,莫要让你伤心……”yīn白月捂着眼睛,心中恨极!

裴悸抚摸着那封信纸,那上面的点点殷红是长生的,她的长生,美丽的、优雅的、善解人意的、痴情的长生。她对父亲没有恨,或者长生的死讯太突然让她忘了要去恨。她现在只想看到长生。她的长生。

“她,葬在哪里?”裴悸的眼前只是朦胧一片,泪水淹没了视线。

yīn白月想乱刀砍死裴悸,但是她没有。她的宫主在等这个人,宫主朝思暮想的人来了,她该安息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2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