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+番外_三月春光不老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17

《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》作者:三月chūn光不老

文案:

◎jīng致糜颓女纨绔×自卑敏感盲眼姑娘

◎鱼喵CP,互相调.教/纨绔从良/甜文/1V1

遇见薛灵渺之前,苏玙是秀水城出了名的女纨绔,走犬斗jī,无一不学,无一不jīng。千金家业败尽,日常混吃等死。

遇见薛灵渺之后,苏玙烦得想给她跪下。偏偏山穷路远,赶来投奔她的是个盲眼姑娘。

小姑娘两眼一抹黑,走出家门都得担心被人欺负了,打不得,骂不得,动根手指良心都要受谴责。

纨绔生涯受阻,苏玙翘着二郎腿横眼看她:“说吧,想要什么?”

“——想要你撑起门户,好好过日子。”

苏玙冷哼,反手扔了饭碗:“痴心妄想,绝无可能。”

薛灵渺轻轻叹息,声音低入尘埃恨不能开出朵花来:“你不好好过日子,怎么……娶我呢?”

苏玙当场石化!

▲玙(yú):美玉

▲女主纨绔中的顶级玩家

▲盲眼姑娘有朝一日会复明

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甜文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苏玙(yú)、薛灵渺┃配角:接档文:《天定姻缘》,可戳专栏√┃其它:

一句话简介:纨绔从良。

立意:互不嫌弃,彼此搀扶,走向积极人生。

第1章

杨柳抽新芽,这个chūn天醒得似乎早了点。边城映在鲜嫩的浅绿色,晨雾将散未散,女子懒洋洋走在长街,揣着碎银打算往北市投壶。

她身形高挑,一身雪色麻衣,随便扎个高马尾用发带束着都有旁人没有的jīng致。jīng致又糜颓,这就是苏玙,边城有名的纨绔。

距离北市开场还有半个时辰,足够在路边喝碗胡辣汤吃三个热乎乎的蟹huáng包。张望一番,苏玙在熟悉的摊位停了下来,见她捡着长桌坐下,店家自去忙碌。

苏玙眼睛眯着,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打量过往行人,像永远睡不醒的猫,又在发现感兴趣的目标后,翘着二郎腿,指节有一搭没一搭地叩着桌面。

早饭很快上齐,就着不远处的‘景’,悉心照料自己的五脏庙。

大柳树下,怀抱旧包袱的少女一退再退,谨慎地如同溪水旁侧耳听风chuī草动的梅花鹿。

锦衣公子哥们被她的反应逗笑,难得在边城看到如此楚楚可怜的小美人,遇见了自然不想错过。

为首那人手持折扇卖弄风雅,仗着少女看不见,不够诚心地俯身一礼:“姑娘莫慌,在下毫无恶意。”

“你们让开。”

音质比百灵鸟的声音还要婉转动听,四少惊艳地jiāo换了眼色,喜上眉梢,姿态越发诚恳:“姑娘行路不便,我等愿做姑娘的眼睛。”

“多谢,我并不需要。”少女唇瓣微抿,牢牢护紧怀里的包袱,右手握着一根翠竹杖,紧张地就要崩成一根弦。

啧。太弱了,单看背影就怪好欺负的。苏玙收回视线,咬了口蟹huáng包,味蕾顿时被取悦。

胡辣汤的热气和蟹huáng包的香气构建了这个清晨的温暖,她惬意地眯了眯眼,身心舒泰。再去看不远处仓皇无措的少女,不知怎的生出两分稀薄的同情。

及腰的长发贴合脊背,身骨纤细,无端散发着一股柔弱,看不到正脸,凭着想象也该知道这是个长相不俗的姑娘。

瓷勺搭在碗沿,不紧不慢解决了碟子里的蟹huáng包,苏玙抽出帕子擦拭手指,走前饮了口店家免费赠送的清茶,茶水微涩,她随性地抖出一串铜板,付了饭钱。

纯真的小梅花鹿遇上不安好心的láng群,许是目盲,少女对危险的感知超乎寻常。赶在láng群扑上来之前,她厉喝一声,还真有几分装腔作势的凶狠。

被娇滴滴的小姑娘唬住了,边城四少的脸面简直丢了个gān净:“这么不给面子?我们不是坏人,刚才是在和姑娘开玩笑。”

“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感受到他们的靠近,少女下意识后退,脚踩在小石子,身子趔趄,慌乱中用竹杖拄地,耳畔陡然传来一句充满调笑的提醒:“我要抱你了哦。”

声音慵懒,透着点不羁,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揽了她腰。

若非听清那是好听的女音,薛灵渺险些拿竹杖打过去。后背抵在柔软的怀抱,有了依靠不至于跌倒,感激之余她觉得羞耻,耳尖似乎冒着热气,低声询问:“姑娘,可以放开了吗?”

香香软软的,苏玙从身后拥着她,玩心大起:“不放会怎样?”

话音刚落,感受到少女脊背一瞬的僵直,她弯了眉:真是个好不禁逗弄的姑娘。

边城人尽皆知的女纨绔出来搅局,看中的小绵羊被截了胡,四少眼馋得紧却不好把人得罪了——谁让边城再找不到比苏玙更会玩的人呢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3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