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+番外_三月春光不老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17

哪怕是女子,也是纨绔里公认的顶级玩家。勉qiáng算一条道上的,三天两头约一块儿走犬斗jī,闹僵了不合适。看她感兴趣,四少勾肩搭背离开,乐子那么多,再去找就是了。

“他们走了。”苏玙道:“是我把他们赶跑的,姑娘怎么谢我?”

言下之意大有让人以身相许的轻浮。

元丰盛世,民风开放,同性可婚早在二十年前被纳入法典,民间虽不多见,也并非没有。

刚出了láng窝又入虎xué,一路上的好运气到了边城仿佛用光了,肌肤相亲,温热的气息扑在脖颈,薛灵渺忍着惧意: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
“好啊。”苏玙松了手,不等少女转身,她道:“你的头发好香,摸起来更软,发簪也好看,我能看看吗?”

拒绝的话到了嘴边,梨木簪被手疾眼快地抢走,长发如瀑倾泻,一怔过后,薛灵渺既羞且恼。也因此,苏玙猝不及防和她打了个照面。

本是低头把玩簪子,待看清眼前并不多见的风景,她无所顾忌地笑了。

款式再简单不过的素色裙裳,腰间用一条绸带勾勒出惹眼的纤细,如丝绸润滑的乌发自然散落,掩着起起伏伏的小山丘,她特意在那处多看了两眼,嗯……气鼓鼓的,有点可爱。

视线上移,落在那截修长白皙的脖颈,美好脆弱,轻轻催折就能折断这朵花的花.径。值得一提的是,少女唇形是她极偏爱的那种。

樱桃小嘴,不失圆润饱满,上下唇瓣不厚不薄恰到好处。唇红齿白,隔着半空朦胧的水雾,犹显娇弱。这样的人,得天独厚,就连挺翘jīng致的鼻子都为她堆积了一份渺渺仙气。

抬眸之际苏玙还在冥思苦想,究竟怎样一双明媚美眸才配得上少女的灵秀。目光撞在两指宽的白纱,她径直愣住:“你……你的眼睛?”

“你总算看见了。”她脸上染了薄怒,羞耻如cháo水一波波在心口激dàng,十七年不见天日的生活,早就习惯人们语气里的惊讶惋惜鄙夷,寻常时候薛灵渺或许不会介意,但这人太放肆了。

她怕她变本加厉,于是不得不竖起身上的刺,色厉内苒,颤着手:“把发簪还我。”

“这、这可真是……”苏玙心里徘徊着巨大的遗憾失落,懊恼扶额,后悔跑来欺负她了。

顾及到她双目失明,有心为少女挽发插簪,但薛灵渺恼了她,纵是秉性再温和也不是没脾气的,她倒退一步,隐忍发声:“调戏一个盲女,很有成就感吗?”

这话比一巴掌打在脸上还要火辣辣,苏玙自认是不折不扣的纨绔,可做纨绔她也是有底线的!

不好再拿着人家簪子,她还了回去,然后留意到少女有双漂亮的手,眼巴巴看着她十指灵活地梳好极简发髻,苏玙杵在原地摸着心口缓了缓。

少女撑着竹杖走开,qiáng压着不擅长与人打jiāo道的胆怯,柔声问路:“请问,请问这里是秀水城吗?迎花街怎么走?”

事实证明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不仅能吸引纨绔,还能得到路人天然的好感。很快有大娘看不过眼,一边念叨着麻烦,一边领着人往迎花街走。

留意到少女唇角微微翘了一下,苏玙脑海倏尔划过一个念头:哦,她笑起来更好看。

铜锣声飘来将她从不正常的状态里惊醒,她啊了一声,这才想到自己要去北市投壶。

投壶那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够耽误呢。再好看的小姑娘有投壶讨巧吗,有斗jī刺激吗,有蹴鞠热血吗?答案毋庸置疑,苏玙毅然决然朝相反方向奔去。

chūn雨连绵,街道坑洼处慢慢积蓄了小捧水。比起江南的婉约柔美,秀水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显得粗犷了。哪怕名字里带了个秀字,这地方到底是边城。

“多谢大娘。”少女规规矩矩朝人施礼,苏大娘不自在地摆摆手:“不用不用,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“辛苦大娘,大娘想吃什么,等我安顿好给大娘送过去,权当谢礼。”

“这可使不得,带个路而已,姑娘太客气了。”免得她磨叽,苏大娘扭头就走。

走到半路没忍住回眸看了眼,不禁生了疑惑:这么个满身文气的小美人怎么就想不开跑来边城了?弱柳扶风,身患眼疾,山高路远到底怎么过来的?

安顿好?普通人来到边城都不敢说马上安顿好,一个盲女,哪来的底气在边城扎根?

来了是一回事,能不能过安稳她不敢说,需知道边城的狗都比其他地方凶哩。苏大娘撇撇嘴,将此事抛之脑后。

迎花街从左往右数第八家,薛灵渺呆在原地‘看’着门上高挂的匾额,润泽娇艳的唇隐隐泛白。

跋山涉水走到这里,进城前特意沐浴更衣,就是为了给那人一个不算太差的印象。如今只剩一门之隔,她抱紧包袱,很是踌躇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3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