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纵娇_一只猫不语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20

《纵娇》

作者:一只猫不语

文案:

许诗茗自小隐忍,说话做事温温柔柔,身边却很少有人能走进她的心。

唯有柳虞,在黑暗中给了她一束光。

她们相遇、相识、相知、相…相互欣赏…

没有相爱。

但不知何时,许诗茗竟受了柳虞的蛊惑。

不可自拔。

从此,心甘情愿做她闺蜜、许她娇纵。

直到…柳虞出事。

许诗茗意外重生。

这次,她决心好好生活、护柳虞周全——当然…还是以闺蜜的身份。

只是…

谁来告诉她…

这一世的柳虞…为什么…越纵…越娇?越来越…撩?

月光如水。

面容姣好的美人紧闭双眼、安静躺在chuáng上,看不出半点平日里祸国殃民的娇纵。

许诗茗看着柳虞,终是按捺不住藏了许久的情愫,低声自语:“柳虞,我都重生了…你为什么还要撩拨我…偏不肯…放过我?”

话音落下。

本该睡着的娇美人缓缓睁开眼,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,像极了勾魂的狐狸。

她抬眸,诱人的红唇一张一合:“是啊许诗茗。你都重生了…怎么就不能坦诚些呢?”

“这时候放过你,我又到哪去找一个像你这般纵容我、温柔又体贴的好闺蜜呢?”

女人的声音轻飘飘,“闺蜜”二字却咬的重极了。

“……”

既纵之,何不从之。

许诗茗×柳虞

温柔隐忍假清心寡欲(纵)×祸国殃民真风情万种(娇)

暗恋重生小甜文,高中校园为主,穿插回忆,欢迎宝贝们入坑~

作者微博@一只猫不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1章

清晨的第一缕暖阳透过窗户柔柔洒下,跌落在散发着幽香的简易木chuáng上。

木chuáng规格不大,只能堪堪容下一人,而且无论从材料或做工上来看都是普通客房里才会出现的东西。

chuáng上躺着一位少女,面容稍显稚嫩,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。

这少女生得一副标准的鹅蛋脸,脸上好似绣了两道细长的柳叶眉,jīng致的五官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,但已经看得出几分温柔清雅的气质。

轻灵的微光在小小的空间里跳跃,闭着眼的女孩眉头轻皱,指尖随即若有所感地动了动。

感知到从头部传来的剧烈疼痛,许诗茗抿紧了唇,皱着眉不适地翻了个身。她挪了挪地方,侧过身子,明显感觉到chuáng板坚硬冰冷的触感。

终于,许诗茗无法忍受脑海的痛感和chuáng板硬实的触感,在难耐中睁开了眼。

入眼是简单的木质家具,不太大的房间里只放了一对旧桌椅和狭小的衣柜,桌上放着一些排列整齐的书本。环顾四周,这便是房间里的所有东西了。实在是简陋得过分。

许诗茗看了看房里简单却不凌乱的摆设,似乎还没从这突然闯入视线的场景中缓过来,有些愣神。

她记得,自己好像已经死了?

看着房间里熟悉的物件,许诗茗闭了闭眼,忍着头痛回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。

一些场景从她的脑海中晃过,最后定格在一个yīn暗昏沉的周五。

那天,她正埋头专心看文献,准备写一个重要的专业报告。

忽然,电话铃响。许诗茗拿起手机,仿佛镀了光一样显眼的“柳虞”二字跃入视线。

她无意识地勾起唇角,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多了抹浅淡的笑意,像是粉墨在宣纸上缓缓晕开,沁出若有若无的馨香。又像是莲花轻拨水雾,现出娇俏可人的玲珑模样。

许诗茗放下手中的事,抿了抿微微上扬的唇角,按下接听键。

对面熟悉勾人的魅惑声线通过手机传来。

“喂?是我的诗茗小宝贝嘛?”

透着几分妖娆的御姐音悄悄从耳尖钻入心底,绕了好几个圈子,带起一层层涟漪。

娇俏暧昧的语气让许诗茗的手不自觉颤了颤。她紧了紧手上拿手机的力度,眼中划过些许无奈。

“什么小宝贝。没个正经。”

话是这样说,声音却温柔得很,眼底的笑意也更甚。像是热恋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。

“怎么...你想抵赖?上次在我chuáng上...可不是这样说的?”

柳虞的声音娇媚柔软,适当的时候还压低声音、放缓了调子,给人一种她仿佛在谈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错觉,内容也令人遐想连篇。

“...哪次?”许诗茗将唇抿成淡色,故作淡定地问道,差点就稳不住自己微颤的声线。

电话对面的柳虞看不到许诗茗的表情,却也能通过声音猜出大概。

她想,许诗茗一向温润,脸皮子薄。此刻必然表面看起来温温柔柔、淡然如水,实则背地里早已抿紧了唇,耳尖悄悄泛红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3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