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未分类 正文
与君归+番外_三更灯火五更渔

时间:2021-02-18 10:11:23

与君归

作者:三更灯火五更渔

文案:

还在战场上时,君栖就常常拉着柳长安说关于自家妹妹的事。

“长安,等我攒够军功受封,我一定要替父亲申冤,然后找到妹妹,让妹妹重新过上好日子。”

“长安,我偷偷告诉你,我妹妹生下来的时候,左边的锁骨便生有暗红色的桃花胎记,那朵桃花可美了。” 

“长安我和你讲,我妹妹君怜,虽算不上什么天人之姿,也比不上长安城里那些个为人称道的大家闺秀,但在我眼里,妹妹是最好看的,谁都比不过她。”

……

君栖为柳长安挡下一刀,长眠于战场之上。

柳长安发誓必寻回君怜并好好照顾她为她找寻归宿。 

岂知,在她认识君栖开始就与君怜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简而言之,就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将军与官jì的故事。

内容标签: 甜文 女扮男装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柳长安,君怜 ┃ 配角:皇甫端,云曦 ┃ 其它:

一句话简介:一位女扮男装的将军与官jì的故事

立意:不放弃自己

第1章 封赏

城角旧屋残巷的最里处,留着一座破败坍倒的府邸,红木的大门早已褪去了原有的光泽,上头的封条也已泛着古旧的huáng渍,有些破碎散落,随风飘摇。

“将军,你不休息,非得来这做什么?这里怕是连一个人影都见不着。”

萧条无人的府前,此时却多了两人两马。

松开手中的僵绳下马,柳长安便静静的盯着那垂悬了一半,就快彻底落地的牌匾。

匾额之上,爬了蛛网,落满尘灰,看不清到底写了什么。

“石索,你可听说过当年的君府?”

“君府?”石索摸了下下巴上新长的胡渣子,歪头显得有些震惊,道,“这里难道是四年前被皇上抄了满门的左丞相君卓的府邸?”

“是。”柳长安的声音变得有些飘远。

石索蹬脚下马,站在了自家将军的身后,“四年前,大理寺卿向皇上递呈了左丞相通敌卖国与赋国大皇子来往的书信,皇上龙颜大怒,下旨抄君家满门。我偷溜去了法场,还记得行刑那天,鲜血流满了街市,君家无一人生还,全数身首异处。”

“无一人……生还吗……”柳长安嘴唇翕动,低语自喃,眼底深处那最后一点亮光也被周边的冷裔覆盖,眸色深暗。

“好像,好像就是今日,四年前的这一日执行了行刑。”石索一拍脑门,想起来了。

“石索,把你的酒葫芦给我。”

石索取下马脖子边挂着的葫芦,递给柳长安,看着柳长安打开壶塞,走上台阶,将里面的酒往地上洒,像是在祭奠这座府邸和曾经住在这里面的人。

“将军……”

柳长安将酒壶丢回给石索,跨上自己的马,扯着僵绳转了个方向背对君府,“走吧,申时一到就要随元帅一同入宫,早点回营准备。”

马匹在寂静蒙尘的小道上留下一连串的印痕,驶回宽阔的繁华大道,往城门而去。

一名打扮朴素的女子,拎着食盒站在巷口,望着远去的马匹上的背影,面上带着疑惑,不过她很快收回了目光,往小道里走。

女子停住了脚步,面前,便是刚刚柳长安所祭奠的君府。

见到地面上的一长条水痕,和飘散的淡淡的酒味,眉眼微蹙,女子不可避免的想到刚刚那骑着马的两个穿盔甲的人。

想不到任何的可能,女子不再理会,双膝跪在台阶上,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盘虽然不jīng致却香味颇足的菜,在地上摆好。

“爹,娘,哥哥,怜儿来看你们了,你们在九泉之下,过的还好吗?”

“怜儿很想你们,怜儿想来找你们,可娘说过,一定要怜儿好好的活下去,怜儿听娘的,即便苟延残喘,也不会轻易放弃娘给的这第二条命。”

“怜儿相信爹是被冤枉的,总有一天,怜儿会替爹,替我们君府一大家子讨回公道的。”

女子磕了三个头,收拾好祭拜的东西,离开了。

女子慢慢走着,却终有停下的时候,苦涩泛上心头,眼神黯淡,却还是踏进了眼前jīng雅华丽的楼阁。

金huáng的琉璃瓦在日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,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梨木匾额,上面龙飞凤舞的题着三个大字,流云阁。

“宣,兵马大元帅觐见。”

太监的高呼从金銮殿的殿前传到了殿外,元帅解下腰间的宝剑jiāo递给石索,转而将粗砺的手掌拍在了柳长安的肩头。

“长安,随本帅一同进殿面圣。”

“是。”

肃穆的大殿上,站着四列的官员,柳长安跟在元帅身后,身着棕青盔甲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an-ju.com/shu/306.html